楚宫倾城乱

时间:2019-08-12

  

楚宫倾城乱

  不!她凌玉不是那等人,再说,她早就不是帝姬了,在华国国亡宫倾的那一刻,在她的母妃一力将她送出华宫的时候,她就不再是那尊贵的华国帝姬! 我默默走到她身边坐下。她有些差异地抬起脸来,脂粉未施的小脸上泪水闪着清冷的光辉,借着月光我才发现,她其实长得十分清秀,眉眼间甚至有父皇的英气,其实她从某种程度上算得上一个美人,如果她不总是穿得那么老气横秋的话。 我坐在她身边,将头轻轻靠在她纤细的肩膀,轻轻搂着她。月色寂寥,梨花慢慢飘落到我们的头上,肩上,可是谁也不说话,我们相拥相偎,在此时,任何言语都是苍白的,在她最伤心难过的时候,有人能陪着她一起伤心,我想她的伤心应该会少一半。 母妃是父皇最钟爱的女子,她的美好,连许多年老的宫人每每谈起都能记忆犹新,常常在背地里说道母妃当年如何艳冠后宫,如何德才贤淑,又如何如何善待宫人。 《楚宫倾城乱》是红袖添香小说网签约作者冰蓝纱的作品,2012年由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 我一天天长大,父皇与母妃依然恩爱如昔。自从赵皇后薨了以后,后位虚着,父皇封了母妃做皇贵妃,从此便专宠母妃一人,即使后宫别的女子再美再妍再也入不了他的眼。 欧阳箬与楚霍天育有四子一女,楚霍天对这几个孩子也甚是疼爱。几个孩子中只有赢州小时候被严格管教,也幸好如此,如今的赢州越有乃父之风,做事干练沉稳,极有帝王之气。而她另外的三个幼子,涵烨如今已经十二岁了,涵逸十岁了,涵泽也快九岁了,这三个孩子虽也聪明伶俐,但欧阳箬对她们的管教并不如赢州那般严格,只想让他今后做个闲散王,辅佐赢州执政。至于快六岁的小女儿霖雪,是她和楚霍天的幼女,平时最受楚霍天宠爱,也许是中年之后好不容易得来的女儿,楚霍天疼她疼得紧,当年她一出生,楚霍天便大赦天下,赐号“敏汐帝姬”。 经过御花园一处梨花林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幽怨的哭声,似鬼魂一般。随行的宫人都吓得不敢再行。 大皇姐说的没错,我也渐渐长大,始终也是要嫁人的。到了及笄那年,楚国与秦国展开了一场不小的战争,似乎在争边境上的一处商贸之地。 她说完就走了。我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第一次觉得她的宫装不再深重如山,她带着无比轻松一步一步远离我的视线,也走出了这深深的楚宫。 不适合就是不适合,她无法想象,自己能像自己的小妹妹霖雪一样,从小就要巧笑倩兮,德容言工,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整天闷在宫殿里,待满十六岁,由父皇和母妃为她挑一位称心如意的东床……这样的一生,平淡富贵,周旋在锦绣堆中,再没有任何波澜,带着一生平乏的记忆,慢慢老死。 我摆出自认为最甜的笑容,带着渴望看着她。她似乎有些吃惊,露出古怪的表情,似最完美的面具忽然裂开了一条缝,她欲言又止,远处几位皇妹清脆的笑声传过来,似一把刷子痒痒地挠着我的心。 欧阳箬扶了扶鬓边,抿了抿几缕散发,笑道:“你父皇自有分寸,你也先别急着见你这位皇叔。多听听,多看看才是。” 先赵皇后是个严肃的皇后,在我五岁那年,便薨了。其间似牵扯到一件宫闱秘辛,但幼小的我是永远不会知道的,我只知道那年父皇生了一场大病,昏迷不醒,但过了几日便又奇迹般的好了,母妃在父皇生病之时,头发都白了好几根,在“云香宫”来来往往都是内侍,宫女,甚至还有一些外臣,甚至还有嫁到宫外的鸣莺姨。他们一个个神色忧虑,带着令人不祥的气息。 母妃一愣,却没回答我的话,只搂了我颤声道:“我的凌湘,你昨晚跑哪里去了,母妃以为再也找不到你了。昨夜宫人找了一个晚上,最后才在梨花树下看你睡着了。你这孩子是想让母妃担心死吗?” 她听见我的脚步声,抬头看了我一眼,并不起身,而是把连埋在了膝盖间,不停地抽泣,此时的她不再是大楚国的大帝姬,而是我可怜失去母亲的姐姐。 他偶尔提起大皇姐便叹道:“霖月被她母后教得太严了,失了孩童的天性。”我听了并没有挂在心上,依然快乐得无心无肺。 我好奇之心顿起,我才不管什么鬼怪蛇神呢,趁他们一走神,我悄悄地溜了进去。终于在一株盛开满树梨花的树下看见了哭泣的那人。不是想象中宫中阴魂不散的女鬼,更不是夜间的精灵,而是不应该出现在此时此地的大皇姐。 母亲咆哮的声音像一只护雏的兽,带着不顾一切的决绝,我顿时傻了,这便是我温柔如水的母妃么? 我那时候还小,拉着德轩叔叔的手问轻声问道:“德轩叔叔,父皇会好起来吗?”说完低头扯着我最喜欢的人偶的胳膊,我有点难过。 她擦了面上莹然的泪光,摒退了众宫人,仔细地看了看我,忽然笑道:“二皇妹都长大了,等二皇妹嫁了那日,我定要送你一份大礼。” 人总是会长大的,大皇姐及笄之后,父皇便将她下嫁给一位老实的翰林院的编修。那位老实的编辑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甚至没有出众的才华。众人都以为 是父皇偏了心。 宛蕙终于忍不住,捧了一杯海棠香露,低头进去:“娘娘,喝点香露吧。您一个早晨都未曾用膳。” 她忽然开口道:“谢谢二皇妹的美意,本殿要先回去了。”说着她有礼的冲我点点头,转身走了。 一声声的悲哭在空荡荡的殿里,传得甚远。一抹明黄的服色的影子立在殿外,NBA本赛季不光MVP难选进步最,默默叹了一口气,低声对着身边着帝姬服色的女孩儿吩咐了几句,在女孩儿的身边还站着四个衣着皇子服色的男孩儿。 欧阳箬一愣,看了一眼霖雪,这孩子是她和楚霍天唯一的小女儿,性情容貌与她最像,与凌玉也有几分相似。又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四个儿子——赢州、涵烨、涵逸、涵泽,泪又滚落而下,将他们楼在怀里,一双泪眼看着帘外那抹流连不去的人影,心中一股暖意升腾而起。自己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想自己已是尊宠之极,身边又有四子一女,赢州更被封为太子,这一生身为女子该享有的幸福她全有了。 我顿时沉默,赵皇后虽然对她严厉,但是始终是她的生母,而父皇对她总是淡淡的,并不因为她是大楚国的嫡长女而对她多多关爱。 再后来,宫里又发生了一场混乱。我长大后才知,原来是赵皇后毒害父皇,想要谋反逼宫,但最终失败,于是赵皇后便引火了。父皇当时震怒,撤了她皇后的封号,欲灭其九族,是善良的母妃好言相劝才作罢。 在我及笄那年,我才知道,我——楚霖湘并不是大楚帝国真正的帝姬。但是我依然很快乐,真正无忧无虑的快乐。 “姑姑,你说是不是本宫做错了。”她回过头,一双明眸中水雾弥漫,似已淹没了她整个世界。 年幼的我不知道什么这一个个溢美的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却知道,母妃待宫人是极好的。父皇那么多的后宫中,只有我们的“云香宫”从没有因事打过宫人。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她出嫁前一日,父皇将她叫了进了御书房,谈了整整一个时辰。她出来之时眼中带着泪,但面上却是笑的。 我再来说说大皇姐的事。记得赵皇后出殡的前一天晚上,我正要去母妃寝宫处拿我忘下的碧纱香骨扇。 她嫁那日,父皇给了她身为楚国帝姬的最高荣誉,一切仪仗排场都是人前所未见的,没有一丝委屈。可她步入凤驾之时,我突然哭了。 那女孩儿点点头,扑入纱帘之中,哭着道:“母妃不要霖雪了吗?霖雪还在啊。霖雪永远不会离开母妃,永远做母妃的女儿……” 宛蕙姑姑一听,大哭失声,跪下道:“娘娘,您何来有错,当年要不是你将凌玉帝姬送出华宫,万一有个好歹,娘娘不是今日更加痛心。翠纹姑娘不是将她养得好好的,健健康康的,机灵可爱,娘娘千万不能多想啊。” 欧阳箬在“云香宫”中,赢州进来拜见。十五岁的少年郎,玉立修身,既有楚霍天的俊颜魅惑,又有欧阳箬的秀雅清冷,整个人如一株玉树琼花一般,俊美不可方物,又尊贵逼人。 然后每天就是跟着宫里的小宫女到处疯玩,可是母妃见到我玩得一脸红通通,从不责罚我,依然对我宠溺一笑,柔声吩咐我将那未习完的琴课,棋课等等好好跟宫里的师傅学一学。母妃的温柔似春水一般,我常常不知不觉地就会沉溺其中。 最后因两国国力相当,打打停停半年之后,最后还是握手言和了。可是……可是,也就是那一年,秦国的皇帝向父皇提出结为姻盟。 我只要知道,父皇看母妃的眼神这般特别,而我楚霖湘——大楚国二皇女,敏沐帝姬的日子就永远开心没有一丝阴霾。若不是真正的帝姬又如何?父皇对我好,母妃对我好,我便没有一丝缺憾。 可是她对待小弟的时候却是严厉的,才两岁多的小弟长得虎头虎脑,可是别小看他,他能背下长长的《弟子规》,还有好几十首的诗。他长得酷似父皇,连皱眉的动作都跟父皇如出一辙。他的小名叫楚赢州。他还小,又不爱笑,所以我不爱跟他玩。 也许上天是公平的,给她一个爱着自己的帝王,一群聪明可爱的儿女,而霖湘和凌玉,终归要去向远方的,自己再也不能够主宰她们的命运,也无法再庇护着她们。 我吓了一跳,连忙躲在花架旁边,偷眼看去,还未看到什么有什么人,忽然只听得母妃愤怒的声音:“楚霍天!你别想打霖湘的主意。叫她去和亲,你干脆 杀了我!” 父皇借赵皇后逆谋之事,下了圣旨此生不再选秀。只此一道圣旨便不知伤了多少深闺少女的芳心,要知道,父皇有若神诋的容颜与他的贤德与铁血一样闻名楚国。 即使我身处深宫,可是依然有耳闻南有华地残余乱党,西有秦国时常犯境。可这一切似乎都与我无关。我在深宫,两眼也望不到宫墙之外的天空。 在楚宫中陪伴皇贵妃娘娘三年之后,走了。一干二净。娘娘看了那封书信,独自依在美人榻上已经两个时辰,不吃不喝,不许人进前。 从此以后,她便很少到御花园中,即使路过了,她也只是远望下便走,留给我们一个华丽而机械的背影。 我玩着手中的九孔玲珑绣球,看向她,真的是一动不动,似极了华丽的木头人偶,忽然地,我觉得她很可怜。她波澜不惊的眼眸中是不是有让人怜惜的孤独?于是我跑过去,把手中的玲珑绣球递给她,笑着说道:“大皇姐,给,我们一起玩。” 而父皇有了母妃这个贤内助,后宫平静无波,他在朝堂之上越发安坐无忧,他励精图治,世族的高门子弟渐渐放下身段,与寒门弟子一起参加秋试,武举。父皇从其中选出能者与贤者,委以权职。朝中的弊病渐渐一点一点地革除,开创 了大楚的“慧乾盛世”。 德轩叔叔用他冰凉修长的手轻轻抚摸了我的头,转身出去了,他清朗文雅的背影即使是在这人人紧张的时刻依然进退有度,丝毫不乱。我看着他远去,心想,大人真奇怪,永远都这么神神秘秘。 可是也不是这般太平的,哪个国中无内忧外患?区别不过是矛盾的大和小而已。 母妃搂得十分用力,她的怀抱里有沁人心脾的兰花香,这是任何胭脂水粉都堆不出的独特味道。在这一刻,我明白了我的幸运与幸福。 我固执的举着手,可她不接也不说话,只是依然古怪地看着我。身旁的嬷嬷似觉得不妥正要上前。 “会,会的。我的妹妹。”她开口道,坚信满满。宫人忙将我拉开,我看见旁边那穿着大红喜服的木衲驸马,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头后,死命地踩了他一 脚,叫他娶我大皇姐。哼! 我永远也不会忘了那一天,我正从三皇妹那边过来,拿了自己新做的纸鸢要给母妃看,“云香殿”外没有宫人伺候,我以为母妃在休息,便悄悄推了门进去 ,忽然“碰”地一声,内室里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像响雷一样在我耳边炸响。 我哭着跑到她身边,抓着她温热的手大哭道:“大皇姐,你还常常回来看我吗?”大红绣凤凰盖头下,她的泪滴到我的手背之上,滚烫滚烫。 帝姬当中大皇姐是先赵皇后的嫡女,三帝姬霖冰是徐修媛的养女,据说在她出生时,她的亲生母亲便过世了,而我和最小的皇妹妹霖雪是母妃的女儿。 没有哭泣声,只是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桃红柳绿,一看就是一个早上。整个内殿静悄悄的,没有宫女内侍走动,死气沉沉,犹如华丽的坟墓。 在父皇剩下的三个帝姬之中,只有我行了及笄礼。于是,那和亲的人选,重重的落在了我的身上。 三帝姬霖冰曾经拉着我窃笑道:“二皇姐,你看她可像是木头人偶么?一动不动,这么个大热天也穿得这般多,也不怕被捂坏了。” 第二日清早,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母妃的寝宫里,晨光明媚,鸟语花香,母妃坐在我身边,清丽无双的面上忧色未褪。我猛地跳起来,抓着母妃微凉的手急急问道:“大皇姐哪里去了?” “儿臣给母妃请安。母妃今日可安好?”赢州行了一礼,便垂手恭立。欧阳箬含点了点头:“都好,今日与太傅学的功课都完了么?” 我常常想,也许因为母妃特别温柔,所以父皇才特别喜爱她吧,可是转念想想,哪个宫的妃子不在父皇面前千依百顺的?可偏偏,父皇就是特别喜爱她,其中有自有他的道理罢。 我躲在那扇沉重的殿门之后,见她出来了,慌忙一把抓住她,带着天真道:“大皇姐,你不要嫁了好不好,我去求父皇。不要嫁给那个书呆子。”整个后宫 都在传那个编修是迂腐的书呆子。正义感满满如我自然不希望她委委屈屈嫁了。 我的手颓然放下,心中不是不失望的。阳光下,小小挺直的背似被那层层的宫服压得弯了几分, 欧阳箬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可是,她走了!是不是我做娘的之前亏欠了她,不然她怎么能如此舍我而去,竟那么忍心地舍我而去啊……姑姑,走了,都走了,霖湘走了,凌玉也走了。我还剩下什么?我的女儿啊……” 欧阳箬未动,岁月几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印记,只是那眼角微微的细纹,写满了她风霜的宫廷之路。 父皇膝下的子女并不多,通共也才六子四女。大皇子顽劣不堪,是先柳国夫人,后被贬为庶人的柳氏所出,他幼年便不得父皇喜爱,而他的生母在他九岁时就被赵皇后毒杀了。二皇子是宛妃林氏所出,他因婴孩时期吃了乳母有毒的奶水,伤了脾胃,小小年纪身子孱弱,不满四岁就夭折了,后来是母妃怜惜宛妃,便请示父皇将大皇子过继给了她。而剩下的四个皇子便都是母妃所出了。 大皇姐的一言一行从小都被雕琢得完美无暇。若众帝姬在一起玩,她总是妆容整齐,远远地在一边站着,也不轻易笑,也不轻易露出不符合她身份的举动。 “回母妃,都习完了。母妃,听说下午安王便要进京了,父皇与母妃一起迎么?”赢州扶了欧阳箬往外走去。 宛蕙姑姑不住地擦眼泪,偷偷看向纱帘里的欧阳箬,只觉得心如刀绞。就在今个早晨,凌玉帝姬留书出走了。 我不知道她这般是不是真正如一些严肃的嬷嬷所说的“行止无失”,但是我却知道父皇是不喜的。 我的孩子气被跟来的宛蕙姑姑看到,她轻轻一叹,抓了我往母妃跟前,照例是一通教训。可是我依然觉得自己没有错。 赵皇后在那日下午便被下葬了,因她是谋反之罪,故死后无封号,葬礼更是简陋。大皇姐身为她的女儿,参加了她的葬礼,那一天我也偷偷跟了过去,看见 大皇姐当时一身雪白的孝衣,面上却再也无一丝哀戚之色,似乎昨夜梨花树下那 悲痛欲绝的人,不是她。 母妃虽然外表柔弱,但是我知道,其实她比任何一个女子都要坚强,她长袖 善舞,一一将宫中的斗争化解于无形。而我在她的羽翼之下,浑不知世间的污浊 ,每天睁开眼睛看见的便是灿烂的阳光。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线上赌钱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