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分妖孽综艺回归:这才是成年人的终极感

时间:2019-06-08

  

95分妖孽综艺回归:这才是成年人的终极感

  期待满满地希望他赐给被改造者一件“战袍”,却失望地看着谭拎着平平无奇的T恤牛仔裤就甩给人家,结果一上身,惊艳。

  毕竟谭的宗旨就是,在被改造对象的舒适程度上,为他们挑选最合适贴身又能发挥他们身形优势的服装。

  任由自己变胖,头发变长,胡须凌乱,穿着宽大的破旧T恤,甚至内裤都破得像裙子。

  《粉雄救兵》里被改造者无疑是幸运的,他们有五位朋友来给他们发自内心的赞美。

  Netflix?这档真人改造节目有多强,第一季和第二季出手就是9.2和9.4分,横扫艾美奖3项大奖。

  《奇葩说》有一期的辩题是:如果有个按钮,能看到伴侣有多爱你,你要不要按?

  他表面上十分外向健谈,工作追求就是带给病人正能量,告诉他们“你会好起来”。

  改造结束后的罗伯特光芒四射,有了自信的加持,他身上的开朗和幽默都被放大了。

  就是这五个“小天使”,不止带给节目里的人深刻改变,也让屏幕外的无数人重新找回内心。

  乔迪懂得了,只要内心是充实而饱满的,哪怕脱掉现在美丽的衣服,穿回迷彩服,她还是那个自信的自己,依旧会觉得自己更美了。

  他会细心教给被改造者护肤的每个步骤,帮他们打造自己在家也能打理好的发型。

  指导被改造者制作简单的家庭料理,让他们能为自己最爱的人亲手烹制生活的味道。

  她不再觉得“女人味”和自己很违和,不属于自己,而是散发着自己独特的女人气质。

  每期节目开始前,鲍比都会搜集被改造者的资料和他们家人的资料,根据生活习惯,爱好风格,打造最适宜他们的家居环境。

  在卡拉莫的指引下,他在镜子前写下了自己身上的积极特质,诸如幽默、成功、善良......

  “如果真有这样一个按钮,不要输入伴侣的名字,输入自己的名字。你就可以时时监控,自己到底够不够爱自己。”

  节目里鲍比话不多,镜头最少,总是在默默干活,五人组的其他人还有闲暇时间,但他一周七天都在工作。

  她开始从大家的分享中明白,所谓女性气质,不是“我该怎么样”,而是“我本就这样”。

  终于,他可以有底气对艾米说:“婚礼那天,你站在我旁边时,你会看到一个自爱的人。”

  跟那些光鲜亮丽的女孩比起来,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假小子”,没有一点女人味。

  罗伯特总是先于别人攻击自己,似乎自己把贬低的话说完,就可以保护自己,让别人无话可说。

  如果说其他四人改造了一个人的外表着装、生活环境,那卡拉莫改造的就是一个人的心。

  他总是问每个被改造对象: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早上要花多长时间打理头发,因为我不想让你在镜头前有一些仅仅为了视觉效果却毫无意义的经历。”

  他洞察力超强,总是一针见血地点出真正的问题:那些压在被改造者内心深处的脆弱和不自信。

  喜欢抱怨、愤怒,总觉得欲望不能被满足等负面情绪,振动频率低于200,人的健康也会受到影响。

  但长大后失去的夸奖都被他找补回来,不仅爱死了自己还爱赞美别人,总是360度无死角全方位夸赞被改造者。

  “男孩气”久而久之成为了她的防御机制,她表现得毫不在乎,甚至会去揍那些取笑她的人。

  谭从来不主张“什么好看穿什么”,更不像很多造型师一样,张嘴闭嘴就是“时尚”。

  他人对自己的评价、态度会形成我们自己对自己的态度,是反映自我的一面“镜子”。

  每天把头发随便一扎,拿身体乳当面霜,对化妆的唯一理解就是随便刷几下睫毛。

  脸上洋溢着自信微笑的罗伯特,再也不会担心艾米会离开他了,因为他足够爱自己。

  罗伯特是三个孩子的爸爸,周末在精神病院里照顾病人,平时就待在屋里照顾孩子。

  在他眼里:“造型并不代表时尚,时尚是过季之后就不流行,我对时尚丝毫不感兴趣,造型是让你通过穿着的方式来感受自信。需要考虑到你、你的年龄、体型等各方面的相称。”

  卓别林在诗中写:当我真正开始爱自己,我才认识到,所有的痛苦和情感折磨,都只是提醒我,活着,不要违背自己的本心。

  谭也一样,他不想把乔迪自己的特质磨没,去刻意挑选时髦的衣服,只为把她变身成所谓的“女人”。

  总是把生活过得一团糟,然后再疯狂转发锦鲤,希望贵人和转机出现,救自己于水火之中。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线上赌钱平台